义母相奸早乙女露依 快播
當前位置:首頁 >維穩戍邊

維穩戍邊

巾幗英雄“塔河五姑娘”

作者:蘭玲玲 來源:兵團日報 日期:2021-04-15

巾幗英雄“塔河五姑娘”

 

  “塔河五姑娘”合影(資料圖片)。據本報資料庫

  趙桂榮(右)和郭桂榮(左)在一師阿拉爾市三五九旅屯墾紀念館“塔河五姑娘”塑像前留影(資料圖片)。 成青 攝

  春季的塔里木河靜靜地流淌。

  塔里木河岸邊的一師阿拉爾市,曾是“塔河五姑娘”工作生活過的地方。如今,她們年事已高,有的隨兒女遷居內地,有的生活在新疆,有的已經離開了人世。

  上世紀50年代,祖國一聲召喚,讓青春煥發的“塔河五姑娘”從五湖四海齊聚塔里木。她們是屯墾戍邊的巾幗英雄,用實際行動詮釋著兵團精神。

  一

  郭桂榮是“塔河五姑娘”之一。在一師十二團,連小孩子都知道她的感人事跡,都很尊重她。辛勤勞作多年,郭桂榮晚年身體不好,天天吃藥,但看到兵團現在建設得那么好,她覺得曾經的付出都值了。

  郭桂榮是名孤兒,因為戰亂,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下落不明。幸運的她被河南省新野縣的一對夫婦抱回了家。她長到記事時,日本人來了。他們燒殺掠奪,土匪也多了起來。于是,郭桂榮一家人遷到了鄉下。

  1956年,鄉上發動大家報名去新疆。郭桂榮悄悄地報了名。養父得知后,抬手就給了她兩記耳光。這是疼愛郭桂榮的養父第一次打她。這兩記耳光,讓她鐵了心去新疆。

  坐汽車、火車、毛驢車,郭桂榮跟著大伙兒一路到了南疆。盡管生活條件比想象中差很多,但她感到自由了。

  1958年5月4日,農一師(現一師)共青團農場成立,農一師黨委號召大家捐款建農場。郭桂榮和另外幾個團員情緒高昂,當場就捐了110元,這是她一年多的積蓄。得知農場還要招人的消息后,郭桂榮帶頭報了名。

  “一直往前走,看見一張報紙,上面寫著‘三連’,就停下,那就是我們要建設的連隊?!钡搅斯睬鄨F農場,連長這樣告訴郭桂榮和她的同伴們。沒過多長時間,就傳來消息,為了解決農業灌溉問題,農一師決定在荒原上開挖一條引水總渠,也就是南干大渠。這條渠線地形很復雜,有幾十米高的沙包、粗壯的胡楊,還有密密麻麻的紅柳。

  二

  那時候,沒有獨輪車,更沒有拖拉機。郭桂榮等人好奇地問,遇到沙包怎么辦?一筐一筐地挑走。遇到大樹怎么辦?一斧一斧地砍倒。遇到紅柳怎么辦?一鍬一鍬地挖掉。聽說這些后,女孩子嘰嘰喳喳地議論起來,雖說難干,她們也要參加。聽說突擊隊不要女的,郭桂榮就和同伴們商量,跟著隊伍好好干,讓他們瞧一瞧。

  之后,開挖塔里木河南岸總干渠的大會戰開始了。6個青年突擊隊,360名團員青年分布在10余公里長的渠道線上。

  大會戰開始這一天,郭桂榮帶著同伴們和另外幾個農場的20多個姑娘,來到隊伍邊上。本以為直接就開拔會戰,沒想到隊長王居喊起了口令,讓大家列隊前進。姑娘們很緊張,挨著排好隊,大氣也不敢出。

  “誰叫你們來的?回去!”發現姑娘們后,王居又驚訝又生氣。郭桂榮和同伴們定下神來,不理他,心想:是去干活,為農場做貢獻,不用怕。王居一看,沒辦法,就打電話向場部求援。沒多長時間,政治處的陳主任騎馬趕來了,他給大家講起了道理。

  “都是新社會了,還男女不平等?”“姑娘頭”王世卿帶頭說。郭桂榮大聲說:“我們保證不拖后腿!”陳主任還在猶豫。這時候,趙桂榮“哇”的一聲哭起來了,說:“領導偏心眼,為啥不讓我們去?”主任和隊長見不得她們哭,很快就默許了,姑娘們都高興地跳了起來。

  三

  郭桂榮和同伴們不僅要挖渠,還要伐樹、砍紅柳,起早貪黑地干,小伙子們都有些吃不消,更別說姑娘們了。很快,20多名姑娘就只剩下5名了。

  有人說,不出3天,工地上就都是男人了。5名姑娘聽到后,很不服氣。中午吃飯時,大家都說:“干下去,干到底,和他們比個高低?!?/p>

  5名姑娘一商量,成立了女子突擊隊,想用事實證明給大家看??墒?,挖渠是體力活兒,女人沒有男人力氣大,怎樣才能取勝呢?大家想出了一個辦法,那就是白天干、晚上也干。

  為了不讓小伙子們發現,白天姑娘們按時收工。吃過晚飯后,姑娘們就悄悄來到工地,每人都用大筐子裝土。晚上干活涼快,人也不覺得累,一干就是幾個小時。瞌睡了,就靠著筐子瞇一會兒;累了,就扯開嗓子唱上幾句家鄉戲?!拔骞媚铩崩?,除了王世卿是山東人外,其他人都是河南人,大家唱完呂劇唱豫劇,干得很起勁。

  連續干了30多個小時后,大家漸漸地沒了聲響,只知道不停地裝筐、挑土,眼見著王世卿迷迷糊糊地把挑出去的土又挑了回來,趙愛蓮看到了,大聲說“你怎么搞的?”大家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吸取了打瞌睡的教訓,再到工地加夜班的時候,姑娘們就帶上從伙房里偷出來的尖辣椒。實在瞌睡得不行的時候,就咬上一口,辣得直跺腳,就不瞌睡了。

  就這樣,5名姑娘的任務迅速完成了,把小伙子都甩在了后面。這下,他們再不敢小看姑娘們了?!八游骞媚铩毖杆俪隽嗣?。

  此后,不斷有別的突擊隊的小伙子找姑娘們打擂臺。相同的土方,相同的人數,誰在規定的天數里完成任務,誰就獲勝。只要一有“擂臺”打,郭桂榮等人就通宵干活。有一陣子,她們在挖渠時遇到了沙質土,這種土裝進筐里就不斷地往外漏,而且上坡時踩在沙土上還很滑腳,特別影響進度。

  怎么辦?姑娘們湊在一起想出了用床單墊筐底的辦法。姑娘們都跑回去,把舍不得鋪的床單拿出來,撕了墊筐底。沙坡陡峭不好走怎么辦?她們想出了剝樹皮墊路的辦法,粗糙的樹皮踩上去一點也不滑。

  就這樣,“塔河五姑娘”贏了男青年突擊隊。

  四

  沒多長時間,“塔河五姑娘”受到了農一師團委和兵團團委的表彰,被授予“穆桂英小組”,還受到時任兵團司令員陶峙岳的接見。農一師《勝利報》、兵團《生產戰線報》(現《兵團日報》)大篇幅報道了她們的事跡。1959年還拍了紀錄片。

  出名后,很多人給姑娘們介紹對象。當時“五姑娘”中除了王世卿結婚外,其他人都未婚。大家相約,活一起干、婚也要一起結。

  在領導和熱心人的幫助下,4名姑娘先后有了對象。1961年10月1日,4名姑娘的集體婚禮轟動了整個農場。農場給她們每人發了50元錢,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。

  當時,郭桂榮的新房就是地窩子,連門都沒有,原來的被子太破舊,就臨時借了床稍微新一點的,結完婚就還了。隨后,三個孩子相繼出生,幾個“月子”,郭桂榮都沒有吃過荷包蛋,沒吃過一只雞,凡是有點好吃的,都留給孩子和丈夫吃了。

  “塔河五姑娘”的感情很深,大家一直相約不離開彼此。南干大渠工程結束后,“五姑娘”先后去開荒、修路、種糧植棉,蓋土坯房。到上世紀80年代,“五姑娘”中的老大——王世卿隨丈夫回了山東,在新疆就剩下了“四姑娘”。

  時間過得真快,從挖南干大渠到現在,一晃60多年過去了。如今,姑娘們青春雖已不再,但她們依然感到很幸運、很驕傲。如今,兵團各族群眾的日子越過越好,想到建設大軍里曾有自己的身影,她們就高興得很。

責任編輯:王瑋昊

义母相奸早乙女露依 快播